九煞星辰殿的九人出来后局势立刻发生变化,可的皇冶源觉得没面子,以高傲的姿态被冥皇训责后心中不服气。待冥皇离开后,一名年迈的布衣老者拄着腾龙枴漫步上前:责备是对的,不责备你怕是就要丢了三位老王爷争来的地盘了,那你可就连一点面子都没有了。

东皇冶源闭目捏碎酒盏:相师但讲无妨。

老者眯着眼:漫步打进去是不成问题,可进入了就似瓮中捉鳖,你一直要的面子就会成为御乾坤羞辱你的无能。这也是御乾坤为什么用了瘴气霾烟笼罩整个地段,三门除了裙摆大车结伴而进外在无一人混进去过。

东皇冶源无奈叹口气:相师受累。

老相师闭目缓缓后回身慢走:去见老王爷吧!想进去不是不可以,首先你待有准备才行。姿态是对的,可在处理问题上欠缺思考就会适得其反。

傍晚,东皇零修身之地,急促声消失后鸾仪才打开石门进入密室斟酒。东皇零含笑接过酒吃口,鸾仪才含笑道:哥哥,冶源提交了份折子,是应对他地上的事。

东皇零吃口酒:说来听听。

鸾仪含笑为东皇零按肩:如今御乾坤兵临城下,硝烟弥漫无法查视。所以他想接水路,断其复地四面围合。

东皇零思索片刻后含笑:开窍了,他老爷子不是早都提过还在蓄水吗!

鸾仪含笑:这不是估计自个儿子面子吗!只是做好了疏导,其余的事让他自个找陛下请示。冥皇稍话,陛下该骂则骂,年轻人不打不骂的话就会被宠坏。

东皇零吃口酒:冥真要是有他这么等觉悟,我也不至于灭了他。准了便是,对了,还有多少人?

鸾仪算了算:还有六百来人,需要逐步提升,多了也是浪费无法消化,反而又是和上次一样。

东皇零含笑把酒盏给鸾仪:去传话吧!困了,快去快回。

鸾仪含笑含笑行礼后退下。

虚空之门才打开,丫鬟过来行礼后:陛下,以找到入口。

东皇零含笑:一个不留。

玉虚与九煞星辰殿一战便是三日,玉虚才逐渐摸索出点套路。这才又使出了诡诈含笑道:幻音,上次你抓到我把我送进了镇守府,这次你打算把我送去那?

幻音听后:钥匙在那?

玉虚含笑:是打算拿我去你府上吗?

幻音回玉虚一刀被玉虚拦下:你除了会耍贫嘴还会作甚?

玉虚连躲数刀后:你想让我作甚?当然了,对老梁我可不受用。

幻音听后加力:先把脖子洗干净了。

三阳殿,鼾睡的小球球在感应到气息不对睁开眼时,一道闪电霹雳便到了眼前。一个时辰后,阴泉真身被一刺打穿心脉,金冕随同重剑落下倒在了以闭气的死神旁。谛怒号咆哮确无法挣脱惩戒刺锁的锁身,还要抵抗数道摧毁其身的真火天罚。

一个时辰的大战十八层被全部打穿,只剩下了鳞娃一人以真火在桥头,雀灵被雷火所劈,玉泽被锁链死死锁在华的圣像之上。这时一名黑袍面具人才乘龙至玉泽前:让她打开大门?

被废的玉泽闭目低头:孽障,你不会好死的。

黑袍人听后一把抓住玉泽鳞臂出现:听闻大夫人伺候人极佳,让她打开大门,我可以考虑考虑让你做了书童。

玉泽无奈看看抵抗的鳞娃:你是他滋生而来的灵光,九泉之下你可以选择。

玉泽说完便咬碎牙,朱砂虫随即被玉泽吞下,黑袍人一见便是一巴掌打出:想死,你拿什么来死?想尝尝什么叫痛不欲生的滋味是吗,我现在就成全你。

鳞娃一听咬牙也破了朱砂虫,黑袍人一见回头要抓鳞娃时,谛怒吼回身放弃抵抗撑开惩戒巨刺,一道天火而出击飞黑袍人。玉泽和鳞娃自燃起凶凶烈火,谛才怒吼仰天以天眼冲顶,一名女子立刻跳到黑袍人前处搀扶起黑袍人:快走,快走呀!

黑袍人咬牙切齿痛恨召出刺打向自燃的玉泽:走。

随即后排虚空之阵打开,拉着锁链的巨影立刻激活地锚阵图打入地中,雷火直扑谛金冕随即落地一切进入黑暗。

蒋王府前,本想打乱幻音的玉虚,突然心口传来剧烈刺痛如同撕碎了玉虚心脉一样。这瞬间的停顿立刻被九煞抓到机会,便是刀斧不留人一顿猛攻。

明仁一见不好想纵身上前时被老儿子拦住:别过去,事情不对。

九人合力强劈玉虚激起烟尘,好在玉虚持了盾抗下百攻击,也因此收了重便立刻百步穿杨以九级加速冲撞跳回到盾士前。老夫子和明仁立刻上前,由老夫子为重伤的玉虚稳住心脉。此时一名戴金面具的黑袍人漫步走了出来,九煞临时停下让开路。

黑袍人上前看看玉虚:不错嘛,还能打吗?

玉虚闭目召出两块炸裂的命司便知道了怎么回事,明仁召出刀刚想上前玉虚怒斥:退下。

明仁咬牙后退一步,老夫子才开口:发生什么事了?

玉虚闭目放出血魂护体,召出丹药服下放出阵图快速修复重创,捏碎命司将其以阵图融化。这才瞪着黑袍人:他有可能不是人类,你们别上前。

老夫子和明仁一听立刻被镇住,黑袍人听后哈哈大笑:我是人,你是不是人我就不知道了。

玉虚听后盾砸地便书文给二人,老夫子叹口气回身:把他首级留下,我要做摆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