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都会偏爱他。
高中时期,几乎每个人都知道。
我喜欢沈砚之。
他有个患重病的妈妈,需要定时到医院里治疗。
所以负担挺重的。
每个周末,我都会去医院帮着照顾。
直到李浩的出现。
他是个地痞流氓,先是大张旗鼓地向我表白,尾随,口头调戏。
然后不断找沈砚之麻烦,甚至去医院骚扰阿姨。
我尝试过报警。
但最多只是把他拘留几天而已,出来后继续为非作歹。
他是个社会闲散人员,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和沈砚之周旋,且乐此不疲。
因为李浩,沈砚之分身乏术。
名次一而再地下降。
翘课成了常事,旧伤还没好,新伤不断。
学校也因为沈砚之和社会人员打架斗殴,给了他处分。
这件事,传到阿姨耳朵里时,她已经变得瘦骨嶙峋,眼窝深陷。
可她脸上依旧挂着笑,和善地拉着我的手。
“砚之最近在学校是不是没好好用功啊。
“我没多少日子了,要是能亲眼看见他上了A大,死也瞑目了。
“孩子,你懂阿姨的意思吗?”
校服的衣摆,被我捏得发皱,而后,慢慢放手。
其实,不止她对我说过这种话。
同学说我到处勾引乱七八糟的男的,害得沈砚之连保送的机会都丢了。
班主任也找我谈过。
他说,沈砚之是读书的那块料,不要让我把他毁了。
所有人都在告诉我,离沈砚之远点。
最让我无力的是,我好像真的无法反驳。
因为看上去,确实是我把李浩引来的,然后他因为吃醋报复,搅乱了沈砚之原本的生活。
可那时的我根本想不通,明明我也是受害者,为什么在他们眼里,却变成过错方了呢?
巨大的不公和压力侵蚀着我的神志。
于是,我选了最偏激的方式,逃离这些言论。
……我还沉浸在回忆里,突然听到啪嗒一声,什么东西滚落到地板上,碰出清脆的响声。
我扭头去看,发现沈砚之的车钥匙,从口袋里掉落下来了。
下面压着的,还有一个东西—是对戒。
属于姜柔的对戒。
第二天醒来,沈砚之已经走了。
床上的被子被他叠得整整齐齐。
如果不是献血证还在,我都要怀疑昨晚是一场梦了。
几天后..."

点击阅读全文